前两年的时候,沉寂了许久的高中QQ群突然有很多消息。
打开一看,原来是一位女同学离家出走了。
据说,后来在黄河边上找到了她的遗物。
这几年里长期加班,感觉记忆衰退的厉害,甚至不太能真切记起这位同学的姓名。
只依稀感觉是一位学习很用功的女孩子。
说来惭愧的是,我没再关注过后续了。

去年12月中旬,北交大的一位学生,从十八号楼一跃而下,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。
他的遗书在知乎引起的很多的讨论,也让“小镇做题家”出现在了公众视野。
他挥斥方遒,激扬文字,粪土如今万户侯。
而他只是广大“小镇做题家“中的一个。
还有千千万万个他,还有千千万万个我,在困惑着,迷茫着。
我想,我能做些什么呢?

过了没多久,拼多多22岁的女员工在凌晨1点下班的路上,永远的离开了我们。
她在内部IM的签名是:肺宝为多多守边疆。
作为互联网的同行,甚至感到了胆颤心惊的后怕。
我也有过加班一天一夜多的经历,苟活到现在,竟然是一种幸运了。
百度魏则西事件后,四五年的时间里,我刻意去回避它的任何产品。
这次也一样,我注销了账号,卸载了拼多多。
我想,我还能做些什么呢?

这就是我建立『遗书博物馆』的初衷。
互联网是有记忆的,但群众没有记忆。
在信息爆炸的时代里,这些“微不足道”的小事,不出几天,就会淹没在历史长河里了。
况且,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。
我不愿意去无端地揣测他们。
我只是记录他们。

这几天里,我看了十数封遗书。
有一些在呐喊,有一些在彷徨,还有一些是温柔的呓语。
我不想亵渎他们在人间的绝笔,于是我尽可能的逐字逐句去校对。
它们都不长,却让我用尽了浑身力气,如坠冰窖。
每读一篇,我使我愈加不安一分。
我明白:那是一个幸运的人对一个不幸者的愧怍。

或许很多人思考过生命的意义,我也不例外。
但我短短人生二十余年的经历,还不足以我将这个问题想明白。
于是我想多读一些书,多做一些事。
而这所博物馆,只是希望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,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。
真的猛士,将更奋然而前行。